• 2008-02-09

    记马有信老师二三事

            许多县中的老师,走在路上都不想理他们了,因为意气,因为当年对我的对待.可是总有一些老师,值得我们纪念,值得我们歌颂.马有信就是这样一位老师.

            前两日和几个同学聚会,谈到了县中还是有几个经典的老师的.
            说到马老师时, 大家称他老马.老马一头长发向后梳,不整齐的牙齿,高高的个子披着上衣,俨然老毛.而且经常穿着一双回力鞋.
            老马教历史.他讲课是可下劲儿的,一根散花狠吸三口扔在窗台,便登台讲起课,绘声绘色,夏日炎炎,马老师总是穿一件衬衣,经常一节课下来,背后都湿透了.讲完就走了, 便拿起那半根烟去办公室继续吸了.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 一次我上课在听随身听,他从旁边经过,对我笑笑,示意把耳塞取下,我很不好意思地取了下来.

            有时他还会提问些可笑的问题,一次他问一名捣蛋的同学:”意大利的哥白尼是哪国的?”,那位同学说:”意大利的.”老马:”好,回答的很好!”

            老马是性情中人.有次老马喝多了,到寝室把一个在睡的学生往一边一扔:”起来,叫我搁这睡!”然后睡到下午五点多走了.

            高考前体检要抽血,八点多同学都到了,一个同学八点半还没来,老马可急,叫一个同学去住处找他.找到那个同学了,老马上去就踹他两脚,然后上了跟他来的同学的摩托车说:”马上跑步去学校!”
            抽血结束老马拍着那个同学说:”走吧,你师母在家煮的鸡蛋等着你呢.”
            无论打骂,老马其实是对学生好的.

            就是这样一个老师,在我远去分数的年代,忽然很想再把他的课听一遍…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在县中挺有名的一个老一代教师啊
  • 我不认识老马...